• 文字涌動作文

    推薦人:云淡風輕 來源: 貴州城市通 時間: 2016-05-01 23:16 閱讀:

      文字涌動作文

      古時候,多數詩詞人的作詞靈感大都離不開生活的困苦寂寞。他們執寒筆,憶苦昔,聊發歲月愁;忍受寂寞,苦苦等待,望眼欲穿地想要看見他(她),然而等待卻像一杯苦酒,唯有與影對酌,才能略減一份憂愁;飽受風霜,嘗盡人間苦楚之后,喝下這一杯苦酒,揮斥方遒,只為那永恒于天地間的文字涌動。

      (一)春

      梅雨時節的黃昏,一江南女子關閉了院門,卻悄悄地打開了一扇心門。望著遠處剛剛冒出嫩芽的柳樹,聽聞著遠處高樓滿載歌聲,她心中卻只有那杜宇的聲聲鳴叫。杜宇聲聲扣她心弦,仿佛對她說著“不如歸去……不如歸去……”。雨打梨花,連雨滴和梨花也一起為這杜宇的鳴叫打著節拍。聽到此,她心中充滿了對他的思念。她輕輕嘆息著,對著梨花輕輕地訴說著自己的哀怨。

      憶王孫·春詞李重元

      萋萋芳草憶王孫,柳外樓高空斷魂,杜宇聲聲不忍聞。

      欲黃昏。雨打梨花深閉門。

      (二)冬

      春詞是寂寞的,冬詞卻是凄冷的。

      大雪初晴,北風呼嘯著大地,一切都被冰霜所包裹。除了白雪從壓彎了的樹枝上掉下來的聲音之外,就只剩山外的孤鴻獨自吟唱——白雪便是它的銀幕,雪峰是它的舞臺,北風是它的和聲者,而她就是那唯一的聽眾。雖然每次聽到這孤鴻的鳴叫,她都會不忍聽聞,但她還是忍不住披上大衣,站在樹下,靜靜地聆聽。

      月籠明,月朦朧,直到夜晚將至,她才發覺自己已經快在這雪中凍僵。剛想離去,突然轉身看到了窗下枯枝敗葉的梅花。難道,這曾經凌寒的梅花,也被這孤鴻的鳴叫給打動了?

      憶王孫·冬詞李重元

      彤云風掃雪初晴,天外孤鴻三兩聲,獨擁寒衾不忍聽。

      月籠明。窗外梅花瘦影橫。

      (三)秋

      誰能明白此時此刻她的思念,她的孤獨?明月還是漁燈?

      秋日的黃昏,風大抵都是涼颼颼的。一輪明月悄悄地爬上了萬里無云的天空,和她一個姿勢倚著閣樓,一個在天上,一個在閣樓下,孤獨地等待著。她問明月,你在等什么。明月告訴他,我在等滿天星。她說,我在等他。

      月明星稀,有明月,注定沒有滿天星。

      明月一直在等,她也一直在等。

      早已絕望的她,突然看到江水遠處有點點漁燈,她突然直起身,“是你嗎?是你嗎?”。只可惜,漁船載著漁燈慢慢向別處走遠,她的心思也隨著冰冷的江水沉入江底。一江寒水也不能把她的思念帶到遠方,帶到她思念的他那里。這就是秋,孤獨的秋。

      憶王孫·秋詞李重元

      颼颼風冷荻花秋,明月斜侵獨倚樓,十二珠簾不上鉤。

      暗凝眸。一點漁燈古渡天。

      (四)

      李重元,生卒年月不詳,大約生活在宋徽宗時期,如果沒有他這憶王孫幾詞,就算是他創立了憶王孫的詞牌名,我無論如何也不能對他記憶深刻。也許是他的苦楚的經歷造就了他婉約的詞風;或者是心中的傷口太重,太深,傷的無法自拔,使他愛上了作詞;再者,詞中的女子就是他思念的人吧,他就算是那女子思念的他。具體的原因,除他之外,誰都不知道。但無論怎樣,他揮斥方遒,留下的,便是一個時代的文字涌動。

    贊助推薦

  • 叫我棋牌